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498888王中王 >

498888王中王

下一站幸福小说版结局怎样?

发布时间:2019-11-08 浏览次数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自从光晞答应替拓也洗清罪嫌后,夫妻俩的关系变得更紧绷了,就连小乐也无法充当润滑剂,光晞在家时总是板着一张脸,对慕橙是绝对的冷漠。

  方德容看不过去,私下找儿媳妇谈:“光晞该不会还在为六年前的事记恨吧?我应该告诉他当年其实是我……”

  “不是那样的,吗。”慕橙婉拒婆婆的好意。“这是我跟光晞之间的问题,我们应该自己解决,而且光晞气我,也不只是六年前的事。”

  “那到底他还气什么?你么要怎么解决?”方德容替儿子跟媳妇着急,从前她或许会冷眼看待这一切,但现在,她是真心希望父亲俩能相知相契,携手迈向未来。

  “总之你不用担心,我会想办法。”慕橙安抚婆婆,表明把话说得自信,心下其实六神无主。

  问题是,她该怎么解开这误会?光晞对她总是避而不见,偶尔必须与她商谈关于拓也的辩护事宜时,又摆出一张公事公办的脸色,每当她试着靠近他一步,便能感觉他闭锁心房,往后退一步。

  看着他为了拓也的事,经常忙到三更半夜,藏不住黑眼圈,她好心疼。端宵夜给他,他却碰也不碰。

  她不知该如何是好,愈是在乎一个人,愈怕他对自己冷淡,因为伤痕累累的心,不堪再多划上一道。

  于是,她只能远远关心着他,请佣人送宵夜,精心熬得鸡汤,也得借小乐的手,送个爸爸喝。

  替他烫衬衫,洗内衣,都只能偷偷来,不敢让他知道。她不求他的感动,只希望能分担他的辛苦,在他熬夜奋战的时候,默默在背后支持他。

  两个礼拜后,他找到关键证据,洗刷了拓也的罪嫌,拓也终于被释放,她从电话里得知讯息,欣喜若狂。

  光晞在另一端,却没神恶魔反应,沉默片刻,才冷冷地开口。“我答应你的事,已经做到了,接下来也该轮到你回报我了。”

  “这不是你想要的吗?”他言语冰冷。“你放心,我不会再拿小乐的监护权要挟你了,经过这次,想必花姨对你也是感激莫名,不至于再阻挡你进花家的门,你可以名正言顺嫁给花拓也了,祝你幸福。”

  慕橙心碎,泪水无声地留下,她闭上眼,虚软的身子沿着墙,滑落在地。* * * *

  自从提出离婚的要求后,光晞整整三天没回家,只派快递送来一式两份签了名的离婚协议书。

  慕橙接到离婚协议书,随时虽是一再告诫自己要坚强,却仍是承受不了打击,病倒了。

  小乐见妈妈发高烧,躺在床上呓语,一直喊着爸爸的名字,担忧得不得了,想尽办法想联络上爸爸,打电话找不到人,他灵机一动,想到爸爸送的通信器。

  他急得都要哭了,握着断掉的手环,在院子里哽咽地呼叫,“爸爸,爸爸,你听见了没?小乐在呼叫你,你快点回来,妈咪生病了lni快回来啦!呜呜……

  “爸爸,爸爸!你回来了!”小乐惊喜地飞奔进父亲怀里。“呼叫真的有效耶,妈咪没有骗我。”

  “小乐。”光晞一个人在外头流浪了三天三夜,身心俱疲,看见儿子,精神一振。“爸爸好想你。”

  怎么会这样?光晞心急如焚,匆匆奔上楼,回到卧房,他的妻子果然躺在床上昏睡,面容苍白得教人不忍。

  是吗?明显想见他?他以为她接到离婚协议书,应当会快乐地直奔心爱的人的怀抱……

  “那就好。“小乐安心了,撒娇地偎进父亲怀里,这时才又惊觉手上握着坏掉的手环。”对不起,爸爸,小乐要跟你诚实认错。’

  “这个。”小乐可怜兮兮地摊开掌心,秀出断成两截的手环。“对不起,爸爸,我把你给我的通信器弄坏了。”

  “原来是这样。”光晞好笑。“没关系,坏了就算了,顶多爸爸再买一个给你。”

  “好好好。让爸爸看看能不能修。”为了哄儿子破涕为笑,光晞只好接过手环来研究,不料却意外发现原来手环里嵌着张小小记忆卡。“这什么啊?”

  当慕橙醒来时,她看见的是一幅温馨的画面,她最爱的男人抱着她最疼的儿子,靠坐在她身边打盹。

  “你等等。”他微微一笑,将小乐抱回儿童房,再回到慕橙面前时,手上捏着一份文件。

  她迷蒙地望着他,内心纠结,挣扎许久,终于吐露心声。“对,我不想,光晞,我不要……跟你离婚。”

  “因为我爱的人……其实是你。”慕橙双手紧紧揪着被单,垂眸掩去悲伤地眼神。“就算你恨我,就算你要我离开,我还是想告诉你,我爱的人……其实是你,一直……就是你。”她倏地哽咽,语音破碎。“六年前,是我错了,我以为那样做对你最好,我希望你幸福,没想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——我伤你很深,是吧?对不起,光晞,很对不起,你不要恨我好不好?”

  “别说了。”他温柔地阻止她,在床沿坐下,用拇指碾去她眼角的泪水。“你知道这几天,我去了哪里吗?”

  “我去了圣德大学,去我们以前曾经去过的每一个地方,还去了花田村,去看那些你辛苦种的花。他顿了顿,练啊地望她。”慕橙,其实我也身不得你离开我。“

  “因为我以为你不爱我。”光晞苦笑,剖白自己的心路。“你知道吗?我们新婚之夜那天,我一直在房门外守着,我在等你会不会出来找我,可你一直不出来,所以我很气,觉得你一点都不在乎我。”

  他希望她在乎他妈?慕橙怔望丈夫,看进他深邃的眼里,慢慢地,感受到内敛的情意,她这才惊觉,那天晚上,她一定伤透了这男人的心。

  “我这里很痛。”他指指自己左心房。“所以之后每天都很晚回家,故意对你很冷淡。”

  “我这人脾气就是这样,你应该也知道,愈是在乎,就愈爱装。”他自嘲。“六年前也一样。”

  光晞有些窘,起身背对她。“六年前,我之所以把你推开我身边,不是因为以茜,是因为我知道自己得了脑癌,我听说手术成功的机率不高,不想连累你。”

  “我就知道她会对你那么说。”光晞回过头,叹息。“其实那时我从没考虑过要跟以茜交往,我认定的对象只有你。”

  这么说,是她自己误会了,她以为他为了圣德堂,夹在她跟以茜之间为难,没想到真正令他放手的原因,是脑瘤。“你当时也是一位自己是为我好,

  原来她的自以为是,竟让他们因此阴错阳差,在他最需要她的时候,她却不在他身边。

  “我也是。”他淡淡地微笑,笑里藏着化不开的深情。“在恢复记忆前,就又再次爱上你了。”

  “真的!所以这阵子真把我折磨得够惨,居然还以为我是为了惩罚你才跟你结婚,简直快被你气死。”他宠爱地捏娇妻的鼻尖。

  他从口袋里,掏出一张小巧记忆卡,在她面前煞有其事地秀了秀。“似乎有某个女人,偷偷用这个对我表白。”

  他笑着任由她抢回去,跟着拿出手机。“没关系,我把里面重要的东西都收在这里头了。”

  “看来某人真的很喜欢我呢,趁我不注意时,偷拍我好多照片。”光晞戏虐地举高手机,点阅照片。“你看,连我睡觉也拍,我猜她一定在旁边流口水,看了很久了。”

  “也难怪啦。”光晞作势拨头发。“我这人就是长得帅,魅力满点,女人要不入迷也很难。”

  她倒抽口气,这下非抢回手机不可了。“给我,你给我啦!不准闹,我警告你不准闹喔。”

  他呵呵大笑,跟她在车后抢成一片,比孩子还炒,车上其他乘客纷纷瞥来受不了的一眼。

  我喜欢你的任性、喜欢你的高傲、喜欢你打曲棍球时的嚣张与自信、喜欢你为我研读法律判例的认真表情、喜欢你总是口是心非,明明是为我好,却在摆出机车的态度。

  如果人生是一趟公车之旅,我希望自己的终点站,在你这里,可惜不可能,你拥有更远大的梦想,我追不上。

  但是无所谓,就算只能跟你坐短短的一站,我也没有遗憾,因为这一站,我看见的是最美丽的风景。

  喜欢你的坚强、喜欢你的善解人意、喜欢你弹琴时甜美的神情、喜欢你对我说教式、泼辣的模样,喜欢你说自己不能总是接受我保护、你也想保护我。